根本不值得國際信賴潔面乳

黃孟祚分析,砂勞越的非法伐木與非法貿易行為普遍存在潔面乳,但森林局與木材工業發展機構同屬一個部門,彼此間根本缺乏監督機制,「簡單說一句,馬來西亞的木材認證制度,根本不值得國際信賴。」黃孟祚如此評論。
黃孟祚舉例,馬國三林集團旗下子公司,其伐木許可區在2005年時被列為國家公園(Pulong Tau National Park)保留地,按照規定,應該是嚴格禁止在當地有伐木行為。但在衛星圖像中,卻顯示2008、2009年間,三林公司仍在密集砍伐國家公園內的林地。
註:砂勞越州三大中文日報為《聯合日報》、《星洲日報》、《詩華日報》
馬來西亞在源頭法規執行成效不彰,下游的進口國如台灣、美國要經由鑑定方式辨認非法木材,不但艱困且必須耗費巨資,執行起來相當困難潔面乳。

Posted in 肉毒桿菌, 電波拉皮 | Leave a comment

我們喜歡用便宜的家具潔面乳

台灣大學森林系副教授邱祈榮指出潔面乳,目前台灣99%仰賴進口,每年木材進口約600萬立方公尺,足以塞滿一整條雪山隧道。根據邱祈榮的估算,台灣約有2至3成的原木及製材為「血木材」,「我們喜歡用便宜的家具,但它可能是不法商人賄賂開發中國家官員盜伐的林木。」
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建議,「透過立法,禁止非法木材進口,包括木材進口時必須附產地證明,還可以進一步延伸,要求家具等木材製品標示來源,規範家具業、造紙業等使用經過森林認證的木材,從政府、企業端和消費者端都共同負起善盡地球公民的責任。」
但是,即便在台灣國內認真執行認證工作,很有可能也是徒勞。事實上,馬來西亞木材認證潔面乳步伐早在上世紀末就已啟動,但政府在推動認證時,卻被認為明顯在護航開發商。

Posted in 指甲彩繪, 美容護膚 | Leave a comment

紙漿也是熱帶雨林的殺手之一潔面乳

在日劇、漫畫中時常出現的「暖被桌」、日本小學生伏案讀書的「學生桌」,便是葉氏企業的主力商品潔面乳。
除了家具,紙漿也是熱帶雨林的殺手之一。
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2014年台灣白皮書指出,「台灣森林禁伐落後環保紙品認定規範,早已成為鄰國熱帶雨林破壞幫兇。」永續會報告指出,台灣對自身的森林資源有相當嚴格的禁伐規範,卻對「進口紙漿纖維是否來自永續認證與負責任管理的森林」一事毫無規範。
在寬鬆的法規下,非法木材得以趁隙而入。根據永續會估計,約有24%~31%台灣進口的紙漿纖維,來自馬來西亞、緬甸、印尼等國內未經永續森林管理體系認證的森林潔面乳。

Posted in 彩妝教學, 彩繪教學 | Leave a comment

台灣人打造了低價成家的美夢潔面乳

這些砍伐自熱帶雨林的珍貴木材潔面乳,有相當大部分流入台灣,成為廉價的家具,為台灣人打造了低價成家的美夢,卻成為當地雨林、原住民與野生動物的惡夢。
根據2013年馬來西亞海關資料顯示:馬來西亞的主要原木出口國,台灣佔第二位(14.18%),僅次於印度。在夾板出口項目,台灣佔第三位(9.51%),前兩名則是日本與中東。即便是鋸木出口項目,台灣也佔第四位(8.31%),前三名是泰國、中東、菲律賓。
「你們台灣人會保護自己的森林,卻轉而來破壞馬來西亞的森林囉!」在接受《報導者》訪問時,資深的砂勞越環保運動者、牧師黃孟祚犀利地批評。
馬來西亞雨林的犧牲,造就了許多台灣家具業者的榮景。例如高雄知名的家具商葉氏木業,便長期以馬來西亞為據點發展家具事業,外銷至日本潔面乳。

Posted in 彩妝DIY, 彩妝技巧 | Leave a comment

台灣也是馬來西亞雨林消失的兇手潔面乳

根據馬來西亞統計局發布的《2014年環境統計概要》,砂勞越在2009年時擁有的806萬4,646公頃森林(佔全國65.5%),在2013年跌至786萬6,700公頃(63.7%),總共減少21萬7946公頃潔面乳。
該份《統計概要》指出,同樣擁有豐富熱帶雨林的沙巴,在2009年批出的執照,允許伐木商砍伐13萬1,000公頃森林,2013年時則微降至12萬5,000公頃,稍微減少2.7%。然而,砂勞越在2009年時被允許砍伐的森林為19萬2,000公頃,有關數字在2013年時飆升至23萬公頃,增幅高達19.8%。
台灣也是馬來西亞雨林消失的兇手
令人驚訝的是,當地環保團體異口同聲地表示,「台灣其實也是殺死熱帶雨林的兇手之一潔面乳。」

Posted in 假髮, 光療指甲 | Leave a comment

書寫在歷史裏被忽略的女性觀點面膜乳

面膜乳她面對政治的撞擊,幾乎粉身碎骨。從她的日記和信中,可以讀到一種素樸的本真性(authenticity)。這也是我的小說也無法即及的真情流露。所以我只能從這個角度出發,書寫在歷史裏被忽略的女性觀點。」

需要同理心
書中刊載泛黃陳舊的遺書,用字簡潔,輕淡得猶如日常家書,讓下款「絕筆」二字顯得更巨大。 胡淑雯說到,她作為書寫者,能獲得家屬的信任,擁有書寫別人生命的權利,她需要具有同理心。例如日記或信中的私密內容,她有權利寫嗎?「我會想像自己倘若是當事者,願意被寫到怎樣的程度。書寫必然會涉及到生命裏的苦難與難堪,在書寫這個失去尊嚴的過程,我要怎樣寫才能重獲尊嚴,讓不可說成為可說、值得說,成為一種贖還面膜乳。」

Posted in 肉毒桿菌, 電波拉皮 | Leave a comment

她本身就是直接的受害者面膜乳

書寫的困難
書寫除了是保存自身的舌頭面膜乳,也能修補他人之舌。兩年前,胡淑雯加入了臺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,參與編寫《無法送達的遺書》,整理部分被處死的政治犯的故事。由於資料龐雜,需花上大量工夫,如翻譯日文內容,以及嘗試將殘破碎片拼湊起來。書寫之難更在於面對歷史的雜蕪,無法找到安頓的角度。「面對史料,我要求自己保持謙遜,將寫作者的自我縮小,將作家的表現欲收掉。」

她書寫的章節是劉耀廷,有別於小說寫作,筆調轉為平靜直接,描繪生命的哀痛片段。好像劉耀廷太太在他被捕後,每晚睡前化妝,期望在夢中與丈夫相見。「劉耀廷的太太作為政治犯的新婚妻子面膜乳,她本身就是直接的受害者。

Posted in 光療指甲, 美容護膚 | Leave a comment

就如舌頭被割掉面膜乳

說到寫作的起端面膜乳,胡淑雯先分享保加利亞作家卡內提(Elias Canetti)《得救的舌頭》的開首。男孩沈浸於一片紅色,一張男人的臉湊近,跟他說:「伸出你的舌頭。」男孩照做。男人將刀鋒輕輕地貼在他的舌頭上,問:「把它割掉好不好?」當自由被剝奪,就如舌頭被割掉,不能言說,不敢書寫。

「在我們接受語言和歷史教育的過程裏,舌頭會被掌握權力的人重新修剪,去說官方喜歡的話。無法說出真實的意見。而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會非常敏感於權力運作的方式,不斷被誘惑長成權力喜歡的人。寫作就是不要失去我的舌頭,還原成舌頭的形狀,將我失去的integrity要回來。」她說面膜乳。

Posted in 光療指甲, 彩妝教學 | Leave a comment

凋零破落的過氣商場面膜乳

被割掉的舌頭面膜乳
陽光照滿西門町熱鬧的街道,獅子林大樓靜靜矗立在路的一旁,被林立的手機舖掩沒。只有大廈頂層那張揚的健身中心廣告,才能讓人辨清這是獅子林,過去亦是保安司令部所在。白色恐怖時期,這裏曾關押大量政治犯作秘密偵訊。現在成了凋零破落的過氣商場,彷彿昔日的幽靈在此世世代代游轉。
胡淑雯的小說《太陽的血是黑的》,有一章節寫獅子林,將其中不同的時間層揭開,尋找共通之處。還有來來飯店(現在的喜來登大飯店),華麗的裝潢下曾經是軍法處,關押與審判大量的政治犯。她的筆觸如鋒利小刀,逐點逐點割開城市現貌,呈現那血淋淋、隱沒的記憶面膜乳。

Posted in 彩妝技巧, 彩妝教學 | Leave a comment

書寫從來也是為了自己面膜乳

John Yuyi則是非常投入了解社群的女性藝術家面膜乳,許多創作都以網路文化為主,也在近期受到國際媒體關注。而旅居倫敦的鄭婷這回展出的作品也結合了網路及性別議題,以閃爍的霓虹燈管排出「I am your follower」刻意讓其中的o和l不被點亮,形成「I am your flower」同時調侃了網路文化及愛情裡的趣味。
型正義終究是傷痕纍纍的故事,讓人不忍直視。利用文學、影視與藝術等再現形式,可以穿過鮮明的瘡疤,直抵事件的本質,更能引起大眾的關注。

在台灣近年卻鮮有對白色恐怖時期的文學書寫。胡淑雯是少數的一位。她的外公是政治犯,但她直言,書寫從來也是為了自己,為了在權力的禁制與誘惑裏,要回來的絲毫正義面膜乳。

Posted in 假髮, 光療指甲 | Leave a comment